功能测试
首页 > 父母孩子 > 正文

咨询师自述:一位被“神经”控制的母亲——众矢之的(4)

发布-济南心理咨询 | 查看- | 发表时间-2021/4/16
文章页顶部广告在主题的INCLUDE目录下的AD_MIDDLE_01.ASP

 文章接续《咨询师自述:一位被“神经”控制的母亲——众矢之的(3),请看前期文章。文章持续更新中!

 
【前情回顾】
 
咨询过程终于出现了转机,林女士一家久违地回忆起美好时光,在工作问题中,我(咨询师)试图让林女士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完全的“病人”,李先生强行捆绑孩子作为林女士的对立面的行为让林女士成为集体攻击的对象。
 
六、另有隐情
 
四天后,第二次会谈:
“李先生、林女士最近感觉怎么样,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我邀请他们坐下来谈。
“张医生,自从上次咨询结束后,我的妻子的确有所改变,她仿佛更平和了,但是我感觉我自己更容易激动了。”李先生说道。
“我变得更放松了,可能是药物起作用了,最近孩子们因为看不同电视频道的事情争吵,我说如果你们再吵,就别看电视了,然后就直接走了,最后他们同意看一个频道,不再吵架了。”林女士欣慰地说。
“看来孩子们也有所改变。”我望着一旁害羞的博万和可乐。
李先生急切地说:“不,其实是我妻子变了,要是按照以前的事态发展,她一定会大吵一通,但是她这次居然没发火。”
“看来林女士的确有改变,那么我之前说让你少做点事情,这样林女士就会有发挥的空间,你有没有这样做呢?”
“我不记得你说过这话,但我总是很担心孩子们受到伤害,于是我几乎不让她过多插手,”李先生皱着眉头,似乎很为孩子们担忧。
“看来你先生是一个很负责的人啊,我看他对孩子们的事情很上心。”我对林女士说。
在一旁的林女士忙说:“是的,他确实很担心孩子们的安全。”
“依我看来,林先生,你的确很忙,既要忙着工作,又要担心孩子和妻子。”
林先生苦笑了一下,叹口气。
我继续说道,“这只是我的个人看法,我觉得你是个细心的人,你仿佛是一名消防员,总想要阻止一些可能引起火灾的隐患。”
“听你这么说,好像的确如此”,李先生答道。 
“结婚以前我不是这样的,那时候我朋友多,爱玩,也不会考虑这么多。自从结婚以后,由于我妻子有哮喘,我必须照顾她,现在我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后来我岳母也病了,我还得照顾她。”李先生的情绪有些激动。
 
我们现在无疑处在一种会谈的新领域,在之前的会谈中,我把李先生的行为描述成带有侵略性和控制性的,但我发现这引起他的反感,于是我开始转换策略,尽量从积极的一面描述他:
“看来你真的很体贴,负责任。”我开始用积极的言语称赞李先生,“我觉得你承担了很多,你总想着照顾别人,你小时候也是这样吗?”
“我们家兄弟多,那时候家里穷,有五个孩子。我们住在乡下,我母亲起早贪黑,为了家庭的生计忙碌。我的父亲比母亲大许多,一开始他干苦力,后来生病了就不能工作了。那时候我哥哥要去县城读书,家里凑不齐这么多学费,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我小学就辍学了,去镇上工作。我排行老二,下面还有三个弟弟,赚了钱还得供他们吃穿。”
“所以你从小就学会照顾别人。”
“害,没办法,都是生活所迫啊!”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辍学的是你而不是你的哥哥?”我问道。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是我一辈子的遗憾。但是那时候家里确实穷,总要有人付出,我不干谁干呢?”李先生无奈地说着。
我对着孩子和林女士说道:“你们的爸爸、你的丈夫真的很不容易,从小就要学着承担这么多责任。”
孩子们和林女士眼眶湿润,看得出来,他们确实深受感动。


七、 学会放手
 
“所以结婚以后,你又承担了丈夫和父亲角色带来的责任。我可以这样理解吗?”我问道。
“确实是这样,她又担不起来这个家,岳母又病了,什么事情不得需要我?”李先生回答。
看来,我需要让李先生意识到他过多地干涉了林女士应该承担的责任。于是,我对他说:“李先生,我现在能明白让你做出适当地让步有多困难,你像是被捆绑住了,其实你本来可以让林女士来做一些事情。”
“张医生,基本上你说的对,”李先生转向林女士,“一有问题,你就让我去处理,你老是逃避压力,不管不顾,那我只能全权包办,甚至连你妈妈的事情也要我管。”李先生涨红了脸,他显然在责备妻子。
令我惊讶的是,这一次林女士没有立刻反驳。
“林女士,你好像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我对这一转变很是惊喜。
林女士轻松地微笑着,“真的是这样,我更能克制了。”
“你曾经说疾病控制了你,但是今天你情绪控制得很好,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有这种转变呢”?
“就是交谈,上一次会谈之后,我们交流了很多。”林女士回答道。
“林女士的确改变了,那么李先生你能做出改变吗?你一边承担责任,一边觉得不堪重负……”
李先生点了点头,他赞同我的说法。
“看起来你们都很爱孩子,但你们做事的方式需要改变,李先生过多地干涉会加剧林女士的抑郁,我认为你们可能陷入了怪圈,李先生做得越多,林女士越觉得自己可以逃避责任,做得越少,那么时间长了林女士会因为做得少而感觉自己无用。”
“其实我也有错,事实上有些时候我能做的事,我也不想做,因为如果做得不好会被数落,而且我知道我先生他会替我做。”林女士的回答让我看到了一丝希望——这个怪圈被打破的节点。
“所以你其实放弃了自己的责任,也放弃了自己的权利,从某种意义上说,你让他来控制你。对吗?”
林女士低下了头,回答道:“是吧,我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我一直这样过来了,但我知道我现在得做点什么。”
“没错,他的童年经历和他对家人的保护使他变成了这样,他需要你帮助他慢下来。”
“唉,我从12岁就辍学了,现在我46岁了。”李先生一声长叹。
我对林女士说:“改变对于李先生是困难的。你面临一项艰巨的任务,但他为了孩子已经有了变化,所以他也许也能为你而改变。”
我转向李先生:“现在你觉得还有必要帮你妻子做主张吗?”
“有必要啊,她懒,我有什么办法……”
在给林女士贴的标签中,李先生的说法有很重要的变化。他没说妻子紧张且难以自控,而是说她要求他接管是因为她懒惰,他对妻子的描述开始逐步转向正常。
我诚恳地对李先生说:“你要知道领导需要追随者,但是林女士是一个有独立意义的个体,她对于你的控制并不是乐于接受的。”
李先生身躯微颤,“我真的希望能从这种无限的责任中解脱出来啊。”
 
 
【小结】在这次会谈中,李先生不再将林女士的一些行为归结于林女士一些内在的、不可控制的因素——她的“疾病”,而是用一种全新的视角,去看待他们之间的关系,李先生终于认识到了自己需要在过度的“责任”中解脱出来,而林女士也需要拿回属于自己的“责任”,分担照顾家庭的重担。我指出他要妻子做得多一些,就必须自己做得少一些。正确认识夫妻之间的行为模式对于帮助彼此互相改变是十分重要的。
 
【启示】在这个个案中,我没有将林女士看做一个“病人”进行咨询,而是把丈夫和妻子看做一个整体进行互补性的评估,让他们看到彼此的行为给对方带来的变化。在一个家庭中,看似是个体的问题,实则是由一个家庭共同造成的,而我们需要尽力去改变固有的家庭交流模式,打破“怪圈”,而不能让一个人成为“众矢之的”。

全文终,感谢阅读!
 
济南清源心理咨询工作室专业从事济南心理咨询,山东心理咨询,团体心理辅导,济南员工心理健康培训,山东企业员工心理辅导,打造济南专业心理咨询机构,电话:0531-86051919
或许你还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最新文章
文章页自定义模板在主题的INCLUDE目录下的ARTICLE_SELF_MOUDLE.ASP
我的收藏
疏通标签
最近评论
访客留言
济南市市中区清源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积安堂蜂蜜